「月光下,我們一起看電影吧!」無關乎疫情,英國習以為常的夏季露天電影院

露天電影院–月光電影(Luna Cinema)襯著西敏宮在夏季展演

夏季在舒適的25度C揭開序幕,人們也漸漸把生活搬至戶外,只要天氣肯賞臉,公園四處都是人。伴隨「後疫情時代」來臨,「戶外、空氣流動、保持社交距離」似乎已經成為新的約會地點要件,然而,撇除掉疫情所帶來的影響,樂於在陽光下活動的歐洲人──夏季活動顯然一直都是圍繞這三要點運作,包括看電影。

其實「露天電影院」一詞在台灣父執輩的眼裡一點也不稀奇,民國 60 年代,踩著拖鞋、攜著板凳,巷口即是電影院。可惜身在網路便利和感官科技提升的時代,沒什麼機會參與戶外播映,更別說台灣夏季濕熱難耐多蚊蟲,冬季陰雨溼冷,要我靜待於都市的戶外,短短兩個小時都有點畏懼。

「走吧!我們去月光下看電影。」18 年的夏季,室友邀約著。

這句話在當年聽起來浪漫,現在看來更加合乎時宜。

月光戲院(Luna Cinema)可以說是英國最知名及規模最大的露天電影播映商,只要是熱門經典或闔家觀賞的電影,往往在推出不久便售罄,票價約 18 鎊,遠比戲院貴上好幾倍,但無所事事的夏日夜晚,晾著晚上 9 點才日落的時段待在室內,實在是奢侈的浪費,不如三五好友出門做點什麼,於是我還是赴室友的約了。一入場就像進入園遊會般,攤販圍繞一旁,大部分的人自己攜帶著零食、枕頭、野餐,甚至躺椅,總之就是在草地上把自己安頓地極度舒適,隨著夜幕降臨一同掉入電影世界。

回顧歐洲最早的露天電影院(Outdoor cinema), 1916 年起源於柏林,接著 1920 年後屋頂戲院掀起歐洲風潮,隨後像是汽車戲院(drive-in cinema)和船上戲院(boat cienema)在 1930 年代早已出現在當時的生活中,看在現代人的眼裡既浪漫又新奇,但在後疫情時代,露天電影院又再次登上話題,甚至美國有些汽車戲院因 Covid-19 影響下業績增長;拉回歐洲,英國相較於美國的汽車戲院文化,並沒那麼盛行,然而近期英國首相強森 6 月 15 日宣布露天戲院可以開始營運後,汽車戲院反而在英國順勢成長成為關注。

在還沒去露天電影院前,我也納悶著究竟露天電影是多吸引倫敦人?當天我所看的是《大娛樂家》,其實在家裡及飛機上已經分別看了兩次,戲後卻還是帶來不一樣的感動和震撼,可能是不同的場域,隨之帶來的情緒也不同;若是很難想像,那大概就是聽 CD 和看現場演唱會的差別吧。

研究現場電影播映效益的莎拉·阿特金森和海倫·肯尼迪(Sarah Atkinson, Helen W. Kennedy)曾在《現場電影:文化、經濟、審美》描述戶外觀影所帶來的觀感體驗轉移,像是夕陽剛落下之時,整片天空隨之轉為魔幻時刻,正是電影播放時間 (精準來說是晚上 8:45),一群人在夕陽及星空的天幕下看電影,伴隨晚風,是夏日最大的享受;亦或者,觀眾隨著地景及聲景差異,浸身於電影體驗,像是唐頓莊園(Downton Abbey)今年在科內伯沃斯(Knebworth House)播映,觀眾彷彿置身於傳統莊園內,看著英國貴族的故事,沈浸式的觀影,又讓人更加入戲了吧。

卡羅・莫莉(電影製作人):「這是種自由,也是種悸動,這些都是和他人在戶外看電影帶來的愉悅!」

另外,月光戲院更是擅長將觀影場域帶到著名景點,上一次和朋友們參與的月光電影聚會就是在維多莉雅塔花園,大螢幕後就是倫敦知名觀光景點–西敏宮(Palace of Westminster ),而今年像是華威城堡(Warwick Castle)、布倫海姆宮(Blenheim Palace)都在播映清單內。若是想體驗汽車戲院,但沒有車?不用擔心,現在也有露天電影與汽車品牌異業合作,門票含一台小卡車,並附上舒適的枕頭及毯子。

居住倫敦近 4 年的心得,歐洲人真的十分把握夏季陽光露臉的日子(請想像冬季傍晚 3 點天色漸黑的日子,不鬱悶都很難),無關乎疫情,重返 1930 年代的觀影浪漫,這原本就是歐洲人夏季日常的選擇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